七九木

【江笙】暂时没名字 2

百度女生的妆容,感觉太神奇了!!!
想学化妆了都!!太漂亮了!!!
嗷嗷嗷嗷,等学会了找到女朋友就是我给她化妆!!
啊哈哈哈哈哈!!

我爱皇后!!!她真的太漂亮了!!!
我爱豆哥,简直是冷CP爱好者的精神力
能想象每一个大冷坑豆哥都在坑底苦哈哈等我的感觉嘛
好兄弟,蹲冷坑

人物OOC,人物OOC,人物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二)
她端坐在铜镜前,镜子里映出一张风韵犹存的女子的脸,南枯皇后细细端详镜子里的那张脸。她已经不再年轻,细纹带着岁月的痕迹刻在她的眼角,微微一笑便可将她的年龄出卖。
她怜爱地看着镜中的女人,透过镜子她仿佛看见二十年前的她,那时候她还是南枯家最受宠的女儿,刚刚得知自己即将嫁予的对象是大端国文武兼备的皇太子。贴身奴婢雀跃地将消息告诉她时她正对着镜子画眉,心神一分,平直的双燕眉划出去一道,她笑骂了婢女一句,忙对着镜子擦干净黛粉,却见镜子里的自己羞红了脸颊。
要是不嫁给牧云勤该有多好。
她遣退了所有奴婢,诺大的椒房只有她一个人,她想她是爱着牧云勤的。
十五岁那年的今日,她盖着大红罩头,顶着繁重的金饰端坐在房中,听见屋外一阵喧哗,腹中空空。有人在她百无聊赖之时打开门,伴着衣料悉悉索索的声音站定在她面前。
“吉时未到父皇还不让我见你,”她听见那人带笑的声音,一块梅花糕出现在她眼前,“你饿了吧?”那人笑盈盈地说道,“我给你带吃的了,你是我王妃,”他顿了顿,“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她重复着那句话,拿起眉笔为自己画上一对完美的双燕眉,却在画凤梢闭眼的那一刻一滴眼泪流下眼角。她不动声色地抹掉眼泪,用手指轻轻沾了些石榴娇,点在自己的上唇。自从做了皇后以来,她多用大红春,一是显得端庄,二是她的年龄再也不适合其他娇俏的颜色。石榴娇这样能趁出少女娇俏的口脂颜色她更是再出嫁后便再未使过。她细细地将口脂涂抹均匀,稍稍抿一下唇,但是今日不同,她将头上纷乱复杂的金钗取下,只斜斜簪着一支银制流云簪,二十年前的今日她第一次见到牧云勤。
今日也应该是牧云勤的最后一日。
--------------------
寒江将牧云笙死死护在自己身后,宫中的禁卫和市斤无赖自然不同,前者动作整齐划一,合攻时配合紧密,与后者散乱的打法完全不同。几番狠斗,孤身一人还要护着身后的寒江着实没落得什么好处,腰腹和大腿都挂了彩。几道口子涓涓流着血,他面上没什么大不了,倒是身后的牧云笙看着他流血的伤口急得差点落泪。
好在他在离开山洞前灭了火堆,来这个方向寻牧云笙的人并不多。方才不要命的打法虽然没占得好处,但也多多少少伤了些人,再加上他是穆如寒江,这些禁卫大多是跟过穆如槊的,手起刀落就要他小命的主儿没人敢做,一时间双方打成了平手。
“小爷还没这么痛快过呢!”他啐了口血沫,握紧手中的寒彻,刚才几番折腾他已经摸索清楚了那群禁卫合攻时的打法,即使是现在落得下风的劣势他也有信心能带牧云笙突出重围。
仅剩的八九个能战的禁卫互相交换了眼神,用自己的身体以寒江和牧云笙为中心围了个圈,慢慢缩小范围。寒江暗自拉好牧云笙的手腕,准备看好时机就开跑,双方皆暗自较劲儿,都想着这一发一举将对方拿下。
左边四个,右边五个,寒江环顾一圈,将突破口定在了左边没有火把的一个空隙处。
“寒江,”就在寒江一鼓作气冲上前去时,牧云笙在后面怯生生地喊了声寒江的名字,他放弃了劝寒江弃他而去的想法,而是开始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的命不重要,但是寒江不一样。他担心地扫了一眼寒江,少年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正盯着他,看得他心里一颤,几乎想要别开眼去,下一秒对方发白的嘴唇又让他忍不住开始担心。“你信不信我?”他凑在寒江耳边,寒江回头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牧云笙咧嘴笑了一下,似乎是很高兴他的回答,他回握住寒江的手,捏了一下寒江的手指,像是要把力量借此机会传给对方,“那就攻击右边那个拿火把的。”
大端国历永宁十五年,明帝遇刺,虽侥幸存活,但落下不治之症,六皇子下落不明,大权旁落南枯一家。明帝未崩,只有南枯皇后能近皇帝身侧,她借明帝口抒己欲,朝野人心惶惶,几位皇子心有不甘却不敢直言,只能暗自咬牙隐忍。

评论(1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