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九木

【江笙】暂时没名字 (4)

诶呀,其实勤哥瘫了以后皇后娘娘每日让笙哥进宫的折磨方法,我这个男主受伤控看的莫名戳【怕被打
虞心忌也是很贼好的人啊…虞心忌X牧云笙也挺好。在江哥带着笙哥混江湖还是接着当兵去犹豫了N久,不管哪个都写起来好麻烦的感觉
诶呀,想起来那个时候笙哥的画还没那么值钱,更麻烦了感觉
(四)
“牧云笙,牧云笙。”他睁开眼,寒江正俯下身子盯着他瞧,看见他醒过来一张俊脸上立马出现了一个笑,“我去给你打了点水,快起来。”
他边说着边给对方递来一个水袋,这是他常带在身上的东西,没想到这一次排上了用场。“你这脸,快赶上我当叫花子那时候了。”牧云笙刚睡醒,整个人还处在迷蒙的状态,身子是坐起来了,但是一双眼睛半睁半闭,他没接对方的水袋,只是揉了揉眼睛,声音软糯地问道,“寒江?”
寒江知道他没睡醒,也没搭理他,自顾自地又把水袋收回来,倾斜着倒了点水在衣角,将衣角沾湿,“给你擦擦脸,”他举着湿了的衣角轻轻把牧云笙昨晚就留在脸上的黑色痕迹擦掉。湿衣角刚触碰到脸时,牧云笙还微微偏头下意识地躲过了对方,结果寒江不依不饶地举着衣角又凑上来,等牧云笙定睛看清那只是一截衣角后就任由对方去了。
牧云笙的脸其实并没有多脏,寒江擦了几下就都擦干净了,昨日他和牧云笙躲避禁卫的追击,他只记得牧云笙将他背在背后还有对方那一句音量不大但是掷地有声的话,那句保护你,他咧了咧嘴角。
从来都是他站在强者的位置保护别人,难得有这么一回,他手上重复着擦拭的动作,脸上没什么异样,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牧云笙抬着头,寒江一只手撑在膝盖,一只手拿着衣角动作轻柔地擦拭过他的脸颊,清凉又舒适的感觉,莫名的喜悦萦绕在心头。
“你想看看九州吗?侧过来点,”寒江一边回答他,一边伸出那只空着的手将牧云笙的脸朝左边扳了一点,“昨天生火你也没干嘛啊,”他由附身的姿势变成半蹲着与牧云笙平齐,“怎么一张脸脏成这样?”他尽量让自己保持严肃,牧云笙仰着脑袋乖乖让他擦的模样让他越看越觉得喜欢。
“九州?”牧云笙配合地露出右脸,寒江一下下擦得认真,昨天生火时他没觉得什么异样,山洞内也没有铜镜,所以他不知道自己的脸究竟脏成什么模样,但是看寒江擦了很久,一时间都有些不好意思,“你想游遍九州吗?”
“既然你说要找个答案,正好我也对这个答案很感兴趣,”寒江左右看了看牧云笙的脸,确定对方脸上的所有污渍都被他擦干净了后点点头,将衣角放下,“喝口水,”他先仰头喝了一口水,紧接着将水袋再次递给对方,“再说了你不是喜欢画画嘛,”牧云笙接过水袋,也学着他仰头灌了一口,“找不到答案也就当是陪你去看风景了。”
“先别说废话,你饿了吧?”寒江从怀里掏出一块方巾,打开方巾里面裹着一块肉干,牧云笙见过那块肉干,他记得当时他还问过对方没有牙箸该怎么吃。“喏,”寒江抬手撕下一块肉,左手一扬将肉干抛给牧云笙,右手把肉干扔进嘴里,嚼了两下将它咽下,“有点干。”牧云笙接住肉干,也用手撕下一块肉,放进嘴里,肉干就像寒江说的那样有点硬,他慢慢嚼着始终嚼不烂的肉干,最后也吞似的将它整个吞下。
“哈哈哈,”寒江目睹了牧云笙和肉干纠缠的整个过程,“你以后跟着我,我带你把九州都游遍!”他似乎说到兴起,索性一屁股坐在牧云笙身侧,从背后抽出寒彻,剑尖抵地,寥寥几下划出了一张简易的地图,“我们在中州,”他的剑尖停留在地图中间,“宛州、越州在南,澜州在东,东陆以人族为主,这没什么好看的,”寒江歪头想了想,“瀚州与中州相隔着天拓海峡,我们一路北上,到达北陆。殇州有生活在冰原的夸父族、瀚州有蛮族,而宁州生活着羽族。对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扭过头看向牧云笙,碰巧牧云笙也正一手撑着下巴侧头望他,一双眼睛带笑地注视着他,“怎么了?”
“我流浪时曾救过一个羽族,”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带的,牧云笙离了皇宫后行为举止有所改变,不再是他印象中一板一眼地端端正正坐着,居然也会像这样松散地坐在他面前的一天。“我们要是去了宁州,说不定还可以遇见他。”
“北陆风光独特,绝对是中州没有的,”寒江的目光和牧云笙的眼神交汇,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从牧云笙的眼神里看到了溢出的欢喜,但是那只有一瞬间,下一秒牧云笙就恢复了原样,一双眸子还是那样笑盈盈地看着他。
“好,”牧云笙说话还是那个慢吞吞地样子,他收回目光,答应道寒江,“那我们就先去北陆。”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