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九木

【江笙】暂时没名字 5

感觉混江湖写起来很难啊
诶呀,当兵也很难写
写的很不顺…
就不能来一场不分手的恋爱吗…
什么时候才能接上我的脑洞啊
对于一个唠嗑只会啊哈哈哈哈的射手座来说正经写感觉要死要活的
看原著笙哥好像还是个发明家…但是好像这点没啥用啊…不过笙哥原著里挺能喝酒的?这也没啥用啊……
(五)
胥家村是中州西南部一个不大的小渔村,中州南近宛州东临澜州,宛州地势多山,仅有与中州交接的平原是平坦之地。东部以雷眼山及北邙山山脉为主,一条雁返湖连贯东西,养活了宛州八成的渔民。
胥家村顾名思义,村内的都是胥姓人家,白日里年轻的小伙都外出捕鱼了,只有老人和妇孺在村中留守。
胥二爷就是这样一个老人,今日午后他在自家的门槛上吸着旱烟,太阳暖洋洋地照在身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烟雾入肺,舒服得他眯起了双眼。
“老人家,”胥二爷正吞云吐雾之时,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他,一个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年正在他面前,咧着嘴角和他搭话,“请问雁返湖该怎么走?”少年身后背着一把造型独特的剑,在他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个同龄的男孩,男孩背上没背剑,倒是一个不大的布包。胥二爷又吸了一口烟,等烟雾都吐出肺才懒洋洋地用烟杆朝西南方一指,少年顺着烟杆朝西南方望去,一座山峰在云间若隐若现,“那是雷眼山的一个小峰,你爬过它,南边就是宛州,等你到了宛州啊,”胥二爷一转手腕,满足地再吸一口烟,“宛州的湖都是雁返湖。”
“多谢老人家。”少年拱手作揖,胥二爷受了他这一礼,旱烟袋打开用手指捻了几丝烟丝塞进烟头,又用力吸了一口,乐呵呵地说道,“但是小伙子,你要是坐船从这儿出发,你就已经在雁返湖了。”
少年闻言转身又作一礼,这次连他身后的少年也遥遥朝他一作揖。“寒江,”胥二爷隐隐听见背着布包的少年说道,“我们走水路吧。”两人一边说着路一边走远了。
这少年就是穆如寒江。
他和牧云笙定了去往瀚州的目标,原先是想从天启城一路北上直至瀚州,但是待两人走到皇城脚下才发现他和牧云笙的通缉画像已经贴的满城皆是。
不过好在他和牧云笙一个初入穆如府,一个自小受尽冷落,俩人的画像应该都是借别人之口画成的,若不是画像一侧工工整整地写着“牧云笙”、“穆如寒江”这七个字,他和牧云笙就算是把脑筋想到转弯都猜不出来这画的是他俩。
“这下厉害了。”寒江倒是无所谓,他看了两眼画像下的缉拿罪名后更是一乐,“这上面说咱俩蓄意谋杀皇上,”他用胳膊肘碰了一下牧云笙,转头瞧见身边的牧云笙正皱着眉头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告示,不由地问道对方,“怎么了?担心你父皇?想回去见他吗?”
寒江说这话的时候特意看了眼四周,声音也有意压低,牧云笙眼睛还盯着告示,嘴里回答寒江道,“端朝年号仍是永宁,父皇他应该性命无忧。”
“这话我就不想听了。”寒江一手拽过牧云笙,迫使他和自己面对面站着,“牧云笙,”他叫了声对方的名字,双手按住牧云笙的肩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什么事你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告诉我,”他用直白的方式摆明自己的态度,“我问的是你是不是担心你的父皇,想不想去见他,如果是就算是闯进皇宫我也会带你去见他。”
“牧云笙,”他见牧云笙不说话又小心地将口气放软,心里止不住地暗骂自己操之过急,“我知道你的性子,你在皇宫里多说一句、多走一步可能都会招来杀身之祸,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想起无意撞见牧云合戈刁难他的那日,牧云笙对牧云合戈的轿子一让再让,最后即使牧云合戈指使属下对他动手换来的也不过是牧云笙闭上眼退后几步的动作,他确实是心疼牧云笙,但也不想牧云笙再这样下去。
嘻笑怒骂、肆意纵歌,他的牧云笙本该是壮志凌云、敢与天地叫骂的。
“所以,”他的话停顿了一下,“牧云笙告诉我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牧云笙沉默着,他垂着头眼神不敢与寒江对视。牧云笙不说话寒江也不说话,但是寒江的手却一直放在牧云笙肩上,他在等牧云笙打破沉默的那一刻。他相信,只要牧云笙打破这沉默,那么今天以后的牧云笙与昨天便是完全不同的牧云笙。半晌牧云笙才慢慢抬起头,他直视着寒江的眼睛开口道,“我想回去看一眼父皇,但是还不是现在。我想去寻个答案后再回来见他。”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