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九木

【超蝙,不义联盟】 半落

阿姐,生日快乐~么么哒
理科生文笔不行😂😂我尽力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看来我们被困在这里了。”第二十一次试图凭借蛮力硬在墙上打个洞的行动不果后超人终于泄气般地回过头去,对身后黑漆漆的骑士说到。
“真是个不错的总结,”这位令哥谭市罪犯闻风丧胆的黑暗骑士双手交叉抱肩斜靠在墙壁上不冷不热地回答他道,“卓越的观察力也一定是你超能力的一种。”
超人尴尬地挠了扰脑袋,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和这位哥谭的黑暗骑士陷入险境了,但每次骑士总会有不同的新评价在等着他。
“退后,”黑暗骑士直起身子,他戴着只露出部分下颌的黑色蝙蝠头套,看不见眼睛,当然也看不清表情。
反正绝对没什么好表情。
他腹诽道,在对方向前踏出第一步的同时,他知趣地朝后退去,这次换他斜靠在墙壁上,心安理得、一脸悠闲地看着骑士在墙壁上四处敲敲打打,试图找到只有骑士自己才能明白的“豁口”。
“布鲁斯,”可能是因为骑士的沉默令得气氛尴尬,或者是纯粹为了打发时间,他主动开口道,“我说布鲁斯,你腰带里这么多格子,这个格子怎么从来没见你用过?”
“别动!”他的手不过才碰到那个突起的按钮,一股强劲的电流便迫不及待地冲入他的身体,“我说了,别动。”离他一步远的黑暗骑士面上还是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但说出口的话已然带上了几丝幸灾乐祸的意味。
“咳咳,你可真好心啊,韦恩先生,”他缓了缓,剧烈咳嗽着,一手搭上骑士的左肩,嘴上还不忘继续打趣道,“这么严密的保护,藏了什么好东西,总不会是你喜欢的人的吧?”
“哦?”骑士将左肩轻轻一耸,避开他的手,面罩下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不易发现的弧度,“那可不一定,克拉克。”
“那么好心人布鲁斯·韦恩先生,可怜人克拉克对韦恩先生的采访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所以?“骑士头都没回,他敲完这一片的墙壁后向右挪动了几步,换了一片墙壁,接着敲打。
“那不如现在完成它吧?”得到骑士的回答,超人的脸上绽放了一个只有小记者克拉克才会有的傻气笑容,“别浪费时间嘛。”
“说。”
“来自粉丝最高得票数的问题,”超人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小记者的工作本,哗啦啦地连翻几页,然后抬起头来,纵使四周黑暗一片,布鲁斯还是看清了对方脸上揶揄的笑,瞧起来真是傻极了,他想,“布鲁斯·韦恩先生的情史。”
“情史?”骑士背面对着超人,语调上扬地重复一遍超人问题的最后两个字,骑士停下手中敲打的动作,漫不经心地斜视了一眼后方的小记者,被骑士的目光注视,小记者习惯性地想要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以掩饰自己的紧张,不幸地说他推了个空,“粉丝们还想知道为什么不找个人安定下来?”没有眼镜,他的气势顿时矮了一截,只能结结巴巴道。
“安定?有个人选,不过呢,就是可惜对方看不上我。”又是无声的沉默,在他以为不会有回答时,熟悉的声音传来,虽然看不清脸,但仍能听出来对方作为布鲁斯·韦恩相衬的花花公子形象时的似笑非笑。
听见这样的回答,他毫不客气地笑出声来,不管对方是不是认真,他都忍不住开口呛道,“万人迷布鲁斯·韦恩先生原来也有踢到冷铁板的一天。”
他的嘲笑声才刚刚出口,一枚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子弹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击中了他的右肩。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推得后退了好几步,一个趔趄,身子后仰,就在他即将摔倒时一只手及时扶住了他。
他稳住身子,黑暗中他能看见骑士抿紧着双唇,唇色由原来的淡色转为苍白,又在对方开口欲言的那一刻迅速充血变为深红,“克拉克。”
“克拉克!”
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一张桌子上睡着了,旁边还零散地铺着几张的报纸,条件反射般地就在桌子上找起眼镜。
蓝色的超人服饰,寻找眼镜时他无意间瞟见自己的胳膊,他的动作一顿。在大脑片刻恢复工作后,他终于想起现在已不是往日,他已经不再是星球日报的那个小记者克拉克了,星球日报、大都会、露易丝,克拉克的一切都不在了。而如今,连布鲁斯·韦恩也不在了。
今天是反叛军首领蝙蝠侠的处决之日。
“小蝙蝠,”当声源再次传来时,他已经清醒。他抬起头,在刚刚不知道是睡觉中还是着急忙慌地寻找眼镜的过程中碰到了什么,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张脸。
那张脸上画着小丑特有的妆容,大片大片的白粉,开口夸张的大红唇,那张脸笑的肆意狂放,语音语调也近极癫狂,“你猜我发现了什么?瑞秋,瑞秋,你又拥有她了,不过这次她变成了他。”
什么意思?他抬起胳膊想要再次播放这段视频,肩胛骨处传来隐隐约约的痛感,他动了动胳膊,想要笑,却再次触动了嘴角的伤口。
这些伤口都是来自萨琳娜的馈赠。
“你居然杀了他!”萨琳娜愤怒地喊声几乎是在他想起对方的同时窜入脑海,他在韦恩旧宅的门口遇上了萨琳娜,然后他便与她打了一架,当然最后还是他赢了。
“你会后悔的。”猫女离开前深深看了他一眼,眼里居然脱离愤怒,充斥着他不明了的情感,随后萨琳娜转身离去,潇洒地走出他的视线。
实话实说,他还是第一次瞧见猫女的这幅模样。
在他与猫女为数不多的相处中,猫女萨琳娜一直带着猫特有的灵巧与慵懒,一举一动都带着高傲与漫不经心,倒是忘了,猫也是会有炸毛的一天。
不过他并不惊讶。
失去了心爱之人的痛苦会让任何人变得不像自己。
那么布鲁斯呢?
几乎是下意识地,那位黑暗骑士跃入脑海,如果那个失去心爱之人的、失去了城市的人是布鲁斯呢?
他会如何?
是不是依旧恪守着自己可笑的原则?他放下了准备再次播放小丑视频的胳膊,重新坐直身子,布鲁斯,他无声地念出这个哥谭市亿万富翁的名字,舌头在上颚轻轻划过,布鲁斯。
“布鲁斯少爷?”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屏幕上出现的是这座旧宅中老管家的脸,他敛下心神,终于想起了此行来蝙蝠洞的目的。
布鲁斯有一块氪石。
他是为了寻找它而来,虽然他处决了布鲁斯,但是这并不能意味着他已经高枕无忧,事实上只要氪石还存在,他就不能放心。
可是他找遍了布鲁斯的蝙蝠洞也没能找到这块氪石,倒是找到了一段布鲁斯生前的音像。
屏幕上的视频视角应该是出自深藏在蝙蝠洞某处的摄像头,在五年前他封锁了韦恩的祖宅后这里就是一片狼藉。当时由于离开的仓促,布鲁斯没有来得及毁灭这蝙蝠洞里的所有资料,于是他发现了这段五年前的影像,试图从此找到氪石下落的突破口。
“阿福,”他站在屏幕前,视频正常播放着,画面里的蝙蝠侠不动声色地关闭了小丑发来的视频,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怎么了?”
“晚饭已经装备好了,克拉克先生七点回来。”
“知道了。”
老管家微微欠身,转身离开了这里。
有一段对话到此结束。
看不出来什么线索,他失望地撑着下巴,他已经在这里耗费了快一天的时间,蝙蝠洞里的布鲁斯一直穿着蝙蝠侠的制服,不断地忙着些什么,活生生的布鲁斯重现于眼前,有一瞬间他恍惚地伸出了手,似乎只要这样他便能再次触碰到对方。
“你为了露易丝居然杀了他?你知道他救过你多少回么?”放松的一霎那,萨琳娜的声音卷土重来,再一次地侵占了他的脑海。
不是的。
他在心里反驳道,不是的。
不是因为露易丝。
他从来没有因为露易丝责怪过他,就像他从来不后悔和他成为朋友,即使这间接导致了露易丝的死。他从来不曾因为这个责怪过他。他看着屏幕里不断在电脑面前输入着什么的蝙蝠侠,那背影看清了疲惫又孤傲,他从来不曾责怪过布鲁斯。
他只是愤怒。
愤怒。
愤怒对方不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世界已经腐朽不堪,比起一点点修补这样无济于事地行为,还不能毁灭而后重建这样的铁血政策。
这样一切都会在他手中截止,他会新建一个世界,一个再无腐朽、再无罪恶的新世界。
这个新世界将会完美到无暇,就如同第二个露易丝。
“少爷?快七点了。”阿福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循声望去,布鲁斯正放下手中的报纸,走向蝙蝠洞外。
“啪”的一声,蝙蝠洞的灯熄了,屏幕在声音响起时漆黑一片。
报纸?
他看向桌子,对,就是他刚醒时看见的报纸让他误以为自己仍在星球日报再一次因为无聊的采访准备而睡着时听见了佩里愤怒地呐喊,那几张报纸仍零零散散地待在原地。
他随手拿起几张,表情一下子变得奇怪,他拿着那几张报纸,站直身子,他记得之前搜寻时好像某个角落里堆着一摞报纸。
他拿着报纸,慢慢凭记忆走向那个角落,那里果然整整齐齐地摆着一摞报纸,与他手里的一样,不是什么哥谭晚报,出乎意料地那些都是星球日报的报纸。
他一张张翻过这些报纸,日期不是连着的,这意味着布鲁斯并没有买下每一期星球日报,但是翻过几张后他仍发现了规律。他低着头,肩膀止不住地颤抖着,作为超人,除了露易丝死的那时,他还从来没有如此失态过。
那摞报纸让他‪一时‬间被难以形容的情绪包裹,那些报纸上只有一个共同点,都曾登过一位不知名的星球记者的报道——克拉克·肯特。
克拉克·肯特。
不,当然不是因为露易丝,他从来没有因为露易丝责怪过他,他踉踉跄跄地退后了两步,这次再也没有人能及时出现,稳稳地扶住他了。
原来是这样。
他不是愤怒,是害怕。
剥开一切后,他颓然发现,之所以那样逼迫布鲁斯,只不过是为了一个私欲。
他想逼布鲁斯在他和自己的原则中选择一个。
他想证明,无论如何,布鲁斯都不会离开自己。
他本以为布鲁斯会毫无条件地站在他的身后,如同在正义联盟里的每次战斗,在他体力不足、步履蹒跚时及时地出现在他身后。
可是布鲁斯却坚定地选择了自己的原则,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他的一切恼火不过是掩饰,掩饰自己对失去布鲁斯的愤怒,掩饰自己终得发现自己孤身一人的恐惧,掩饰自己的真实。
原来他喜欢布鲁斯。
比起完美的露易丝,布鲁斯偏执阴暗,多疑孤僻,可以说是缺点无数,可是他正爱着对方这样的不完美。
他扬起手,手中的报纸洋洋洒洒地落下,他静静地看着报纸散落于地。他想起方才猫女最后看他一眼时眼中不明不了的情感,当时他不懂,现在他才知道,那是怜悯。
这下他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而后转身离开,红色的披风在拐角处一闪而没,蝙蝠洞里再次恢复了黑暗。他站在韦恩旧宅外,热视线徐徐扫过韦恩祖宅,然后他仰起头,向宇宙飞去,火光在他身后亮起。
世上再也没有布鲁斯·韦恩这个人,他失去了他的最佳搭档。
“戴安娜,蝙蝠洞里没有氪石的下落,我们还需小心。”耳机里传来戴安娜的咒骂声,他停在半空中,脚下的韦恩祖宅轰然一声崩塌,带着他和布鲁斯的往昔,不复存在。
与此同时空空荡荡的蝙蝠洞中原本黑漆漆的屏幕突然也一起随着外面的火光一同亮起,屏幕上蝙蝠侠不知何时回到了蝙蝠洞里,这次老管家并没有跟随着他。
“克拉克。”蝙蝠侠一个人坐在屏幕前,摩挲着手中一块旧布,那块布破破烂烂,就像是从某块红色布匹上撕下的一角,如果此时超人在便可以一眼认出来那是正义联盟尚在时某次假死时他破旧的披风一角,“克拉克。”他嘴里的名字重复了两遍,又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了腰带中一个带有突起按钮的小格中。之后蝙蝠侠站直身子,'啪'熟悉的声音响起,与刚才一样,他灭掉了所有的灯,脚步声渐渐走远。
一切重归于沉寂。

评论(25)

热度(60)